百姓生活首页新闻 播报心声办事教育房产旅游理财 电视栏目
当前位置公共部分->百姓播报头条

高仁林,一盏从未熄灭的“灯”

百姓生活网www.yzcn.net 2021-10-13 14:30:13 编辑: 汤玮

口述史“我和我的父辈”

高志刚 扬州灯泡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高仁林长子

编者按

国庆期间,一部《我和我的父辈》的电影热映。国家走过的每段历史,都会对每个家庭产生影响。国和家,家和国,密不可分。今起,扬州晚报推出口述史“我和我的父辈”系列,邀请各行各业的扬州人,听他们讲述父辈及自己的故事,展现故事之中的家国情怀、扬州故事。

【记者手记】

每个人,都会在一座城市的历史中留下或深或浅的足迹。有些人,抓铁有痕,踏石留印,将自己书写在整座城市的记忆中。哪怕在他已经离去近20年的今天,橱窗中还陈列着他的事迹,墙壁上还刷印着他的言语。

高仁林事迹受到广泛关注

他就是高仁林,扬州灯泡厂(集团)原厂长、总经理、董事长、党总支书记,省人大代表,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优秀经营者、全国助残工作先进个人、省勤政廉政好干部。他生产的灯泡,点亮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他留下的余晖,照亮着扬州的城市发展史。

“我到厂里来,发现厂里就是一本账,清清楚楚,干干净净。”

当初,我到这个企业来,是工作调动,并不是什么“子承父业”。当时扬州灯泡厂是一家小型企业,也就是集体企业。而我当时在扬州市第五中学,已经是副校长了,也是在行政岗位上,年龄不大,30多岁,对行政管理工作这一块还是比较熟悉的,组织上也是充分考虑到这一点。

我到厂里来,发现厂里就是一本账,清清楚楚,干干净净。父亲没有留下任何一笔“后遗症”,无论是单位的公账,还是个人的利益。

我发觉这家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很强,远远超过一般民营企业,工作效率很高。办一件事,比如技术改造,不会有一分钟停机,都是利用休息时间,而且大家都是心甘情愿。

灯泡厂

我当时接手时,扬州灯泡厂一年能做6亿只氖灯,产量世界第一。对于一家55年的企业而言,企业技术改造非常迅速。开始是做手电筒里的小灯泡,后来灯泡越做越小,越做越精,在家用电器中广泛使用。父亲当时就有一种未雨绸缪的意识,感觉到白炽灯将来的市场会萎缩,他就立刻转向氖灯,由照明灯转向指示灯,各种小电器的功能指示灯。

走向国际市场时,开始时遇到一定阻力。国际市场不允许玻璃中含铅,父亲在技术改造上,就做成无铅玻璃。又把灯丝中的水银进行替换,无铅无汞的氖灯迅速打开国际市场。而父亲后来又开始关注LED,如今LED指示灯已经成为企业王牌产品。在现代生活中,在普通家庭中,大到电视,小到电蚊香,开关都需要指示灯。父亲抓的方向很准确,他看市场的眼光的确独到。企业发展的55年中,没有发生过财务危机。父亲接手的第一个月,是借钱发工资的,此后就从未发生过借钱的情形。

【记者手记】

在短短的10多年时间内,高仁林将一个固定资产不足4万元,负债却高达20多万元的街道福利小厂,发展成为总资产达7000万元、氖灯产量占全球1/3以上的行业“巨龙”,资产增长1700倍,投资成功率100%。支撑起这些奇迹般数字的,是高仁林卓越的管理能力和经营水平。

“对残疾人的周到照顾,是这个企业的制度,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习惯。”

企业的员工不忘初心,艰苦奋斗的精神一直都在。每个人都在兢兢业业地做事。在企业里,不需要什么豪言壮语,把岗位工作做到位就可以了。这个企业,从管理干部,到普通职工,大家心很齐,几十年来,从一个社区作坊到一个规模性的现代化企业,大家都觉得骄傲,以此为荣,以厂为家,归属感很强。企业始终处于管理顺畅,良性发展的轨道。

企业里的残疾人比较多,父亲曾一次性吸收70多位残疾职工,企业残疾人比例超过50%。对残疾人的周到照顾,是这个企业的制度,是必须执行的,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习惯,企业里的残疾人很自信。我们照顾残疾人,不是养着他们,而是让他们能够自己亲力亲为,养活自己,得到应有的尊重,享受工作的成果。

父亲对残疾人员工照顾非常周到。厂里残疾女工顾素萍身高不足一米三,父亲帮助她购买的两居室,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室内作了一定的装修。顾素萍常对别人说,这个家让她感觉“活出了人样”。

1984年,扬州灯泡厂一次性在扬州最早的居民住宅小区东花园买下28套商品房,厂里所有无房户、住房困难户问题全部解决。

平时在工作中,父亲对残疾职工的关照更是无微不至。他们与健全职工不同工但同酬。他们的生理缺陷得到最大照顾,根据不同情况安排不同工作,让他们能做力所能及的事。企业在第二年,专门买了一辆面包车,用来接送残疾职工上下班。

不仅如此,父亲还总在关爱那些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他在苏北医院设立急救基金,救助那些家庭贫寒、患有重病的群众。多年来,他为公益事业捐款总额超过了500万元。

高仁林事迹展示馆

【记者手记】

高仁林说过:“企业把职工放在心中,职工心中才有企业。”这也是高仁林一直恪守的治厂之道。他还说过:“一个人想得到人生快乐,就不能只想到自己,而应该为他人着想。因为快乐来自于你为别人,别人为你。”无论是健全人还是残疾人,无论是厂里职工还是社会弱势群体,高仁林用自己的力量为他们撑起一片蓝天。

“父亲的一生都在回报,都在感恩,他用做人做事来教育我。”

高仁林生前随身携带的药品包、急救药等

父亲一生多有波折,10多岁时患上严重的肾病,摘除了一只肾,医生已经判处“死刑”,很意外地得到天赐良药,捡回一条命。后来,父亲的一生都在回报,都在感恩。父亲的青年时期非常艰苦,我爷爷走得很早,奶奶基本上一个人拉扯着几个孩子生活。奶奶出身大户人家,是名医之后,哪怕借钱卖东西,也要让孩子学习。

在家中,父亲是不多话的。我们父子之间对话很少,每天就是一大早见面,吃早餐时,他抽根烟,聊聊天,问问学校的情况,仅此而已。到了晚上,我们下班都很晚,他在企业里没日没夜,我在学校里也要等到学生下晚自习之后才回家。父亲整个人都在企业中,在家基本看不到他。

休息日,他会陪同母亲去买菜。母亲是居委会主任,父亲常问她,哪些人比较困难,买菜的路上总要前往一两户困难家庭送上一两百元钱。身边的同事,很多人得到过父亲的资助。以至于父亲去世后,老两口的积蓄不超过10万元。我来到企业后,才发现他自己的奖金,从未拿过。

我结婚时,选了离灯泡厂很近的一家小饭店摆喜宴,他带着几位厂里的骨干,去了十几分钟,给宾客们敬了一圈酒就走了。因为设备回来了,他心思都在那批设备上。他觉得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企业、他的工人。

2000年前,我在学校已经担任校长助理一职,学校分配房屋,我也够格了,就在家里聊起这件事。父亲就说:“你不要和其他老师抢房子,你就和我们住好了,正好我和你弟弟的身体都不太好,你方便照顾我们。”

我们当时住的房子也就70多平方米,四代人挤在一起。卫生间简单至极,有个淋浴头,脚下放着一个大铝盆,平时就站在里面洗澡。房间里,他的床前放着一张小床,那是为了随时照顾弟弟。

父亲平时抽烟,准备两种烟。一种是便宜的,他自己抽。一种是比较贵的,用来接待客户。他托台湾客商购买的香烟,都是自己掏钱,都有发票凭证。

我最敬佩的就是父亲的意志力,他在50岁出头就查出了心脏病。心脏病不可怕,但由于肾脏原因,他不能动心脏手术,不能实现血液体外循环。也就是说,他知道自己的病情是不可逆的。明知如此,他对工作的投入、对生活的乐观,从没受到影响。医生经常提醒我,要经常陪伴在他身边,因为病情严重,“说走就走”。尽管如此,父亲还是全身心扑在工作上,看不出任何悲观的情绪。父亲曾说:“生命对我来说也许比别人短暂,所以我要比别人更加珍惜工作的时间,把一天掰成两天用,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延续”。

现在回想起来,父亲对我的教育是无声的,用他的做人做事来教育我。

【记者手记】

高仁林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处于“说走就走”的危险状态。但是,他依然以一种向死而生的积极态度,去面对生活。

“我们在作重大决策之前,都会衡量风险,保住上百个残疾人的饭碗,这是最重要的。”

我来到这个企业,正好遇到企业改制。不改制是不行的,进入新世纪,改革势在必行。但是在父亲手上,没有来得及完成。我来到这个企业进行改制,无论是企业员工,还是投资外商,都有一定的情感因素。当然,改制时,也有些员工不理解,就要进行思想工作。现在我们这家企业,技术工人的月工资能够达到8000多元。

当时区政府领导不知道父亲还有我这个大儿子。我弟弟是残疾人,父亲每天带着他上班。父亲去世后,区政府很重视,将城南小学礼堂布置成吊唁灵堂,让我非常感动。除此之外,还为我弟弟买了一份保险,都让我感受到组织上的温暖。

找我谈话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我开始以为只是领导关心,最后区领导直接开门见山,说想让我来灯泡厂工作。我当时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后来想,校长、厂长一字之差,这个担子我应该承担下来。

我觉得这家企业最重要的就是“行稳致远”。55年前初创时,班底都是家庭妇女以及残疾人,是生产自救组织。所有的成绩,都是一步步积累起来的。我们在作重大决策之前,都会衡量风险,保住上百个残疾人的饭碗,这是最重要的。这是重中之重,坚决不能好大喜功。

我们在行业中力求做精,我们做各种指示灯,大到火箭发射基地的,小到手机充电器的。目前覆盖了全球70%以上的市场,在这个行业中,我们是全球第一。很多欧美、日本的电器品牌,比如松下、飞利浦等,无论在哪里生产,电板上的指示灯都指名要用“扬捷”商标。目前生产基地在广陵开发区,每天的产量都在大几百万只、近千万只。

未来,我们还要进行转型,全部往LED灯方向发展。目前氖灯占据70%,LED灯占据30%,未来要不断增加LED灯的比例。

【记者手记】

转眼间,高仁林离开我们近20年了。他留下了世界上最大的氖灯生产企业,也留下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给后来者。让人欣慰的是,高志刚挑起了这副饱含信任、关注和期待的担子。经过近20年的发展,企业不仅牢牢占据着世界氖灯行业的龙头位置,在创新和发展上更在谋划新篇。

高仁林去世后,《人民日报》就以《永不熄灭的明灯》为题,在头版报道了高仁林的事迹。随着岁月的推移,我们的确能够看到:这一盏灯从未熄灭。

来源:扬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