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申论资料 > 每日时评:公务员享受长假,权力依附下的权利困境

每日时评:公务员享受长假,权力依附下的权利困境

2009-6-30 16:49:27

今年3月,广东省政府曾正式公布5月1日至5月7日放假,后遵循国务院办公厅要求,全省各地各单位取消“五一”调休安排。但据了解,本次“五一”假期,仍有相当数量的广东政府机关实行了7天长假。(《新京报》5月6日)

这着实让全国其他地区的工薪一族,尤其是那些一直抱怨五一黄金周被取消的人们艳羡、嫉妒,同时也不免生疑:这一做法合乎此前国办的规定和要求吗? 

从形式、程序看,上述做法并未明显违规。据悉,此次广东五一放假是个人有意愿利用国家法定节假日在五一期间休长假的,按《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有关规定,各单位可根据具体情况和职工本人意愿,灵活安排灵活安排正是此前国办通知中的原话。另据记者了解,本次放假广东省政府并未有正式文件下发,而是各个单位领导通过口头传达方式,传达时也强调了自愿原则。既有国办通知中的相关依据,又避免了正式文件下发,且强调了自愿原则,法理情理似乎均照顾到了。

但从实质和结果看,此次7天的五一长假,在广东公务机关中不约而同地集体出现,又有明显的怪异之处——既然是个人自愿不强制调休,何以又是各个公务机关集体统一放假?原本个人化、权利化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最终实行的主体,如何又事实上蜕变成了机关单位和公务员?要知道,此前的国办通知中还有不得擅自调休、自行安排的要求,这里不得的主体无疑正是各公务机关。也就是说,依据国办通知精神,职工个人按照带薪年休假规定,选择休假时限可以灵活安排,但公务机关不得擅自调休

围绕五一休假之争,折射的其实是一种权利困境:原本作为职工权利的灵活休假权,在现实中仍高度依附于行政权力而存在——不经过权力的统一安排、领导传达,带薪年休假是很难真正做到自愿自主、灵活安排。只有权力先行许可(哪怕是默许)了,个人在休假权上的自愿才是可能的。缘此,此次意外享受了7天长假的广东公务人员,也许应感到幸运——毕竟,他们尚有可直接依附的权力,而那些距离权力遥远的其他行业的职工,则连这种依附的幸运也没有。正如广东企业职工抱怨的,这一休假方式仅涵盖公务机关,有失公平

此次广东部分机关的7天长假说到底,仅是权力依附下的偶然产物。如何将权力依附下的权利,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使包括带薪年休假这样的休假权,成为每个劳动者可自主支配、自由享有之物,或许才是真正需要认真思考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