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首页新闻 播报心声办事图库教育房产旅游理财分类信息 电视栏目扬州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百姓播报->社会市井

一诺百年 6代人守护李长乐墓

百姓生活网 www.yzcn.net 2019-01-03 09:09:45  编辑:

   去年10月5日,一座半人多高、三四吨重的赑屃(音bìxì)驮,被重新安置在李长乐墓旁。消息一经传开,附近的天长、南京等地有人专门赶来欣赏这座栩栩如生的石龟。

  而一对六旬夫妇则在一旁时刻保持着警惕,他们是李长乐古墓守墓人,赵正广15岁就开始参与守护这座古墓,40多年间,阻退过20多次盗墓贼。

  石龟重现

  守墓人的生活又被打破

  两个多月前,西湖镇西峰路附近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挖出一座精致的赑屃驮。经辨认,这是李长乐墓的负碑石。

  光绪十五年(1889),清两湖、直隶提督,官居一品的江苏盱眙人李长乐死在了任上,享年52岁,从军数十年,一生得了三个“巴图鲁”(即“勇士”的称号),清朝历史上罕有。

  李长乐生前在扬州购置宅院定居,死后,奉旨安葬在西湖镇经圩村赵庄。这座赑屃驮,曾背负近6米高的神道碑,后来墓碑被破坏,驮碑的赑屃驮被埋于地下50年。

  赑屃驮重见天日,引起巨大轰动。相传碑上的题字是清末直隶总督杨世襄所题,于是,很多人慕名而来,就想看一眼这座栩栩如生的负碑石。

  一旦有人出现在墓碑旁,赵正广和赵元珍夫妇就时刻保持着警惕。他们是李长乐古墓的守墓人,赵正广今年64岁,15岁起就开始帮助族人守护这座古墓。“南京的,天长的……很多外地人。”赵正广说,他们担心有人破坏赑屃驮,或是来搜寻残碑。

  百年约定

  家族六代人守护着古墓

  赑屃驮被重新安置在李长乐古墓边,赵正广的生活不再平静。他家6代人的古墓情,也被附近工地工人口口相传。

  赵正广说,他家祖上与这座古墓的渊源,源于李长乐的后裔。当时祖上受雇于李长乐的后裔,当时李家人给了他们几亩地,让他们保护好这座墓园。祖上答应了,住在了其后裔在李长乐墓附近的四合院,种着5亩地,开始了一边守墓一边种田的生活。

  一百多年过去了,赵氏家族一直守护着古墓,传到赵正广,已是第六代。如果说最初赵家和李家是雇佣关系,在赵正广看来,现在他守墓则是义务和责任。中途赵家和李家因“文革”中断了往来,近30年才恢复联系。

  “我曾亲眼看着驮碑石龟被沉到塘底,从那时起就帮着家人守着这古墓。”赵正广那年15岁,看到赵长乐墓的墓碑被砸坏,散落在荒草中,从那时起,他就帮家族里的人守护着这座古墓,“小时常听祖辈讲李长乐的故事,很多是墓碑上记载的。”

  在赵正广的印象中,古墓周边一度长满杂树和深草,从外面看去,就是一片荒芜的树林,不远处,就是赵家的住处。古墓周边环境的改变,源自13年前的拆迁。整个村庄搬离,赵家也不例外。赵正广和岳父是同村人,同为赵氏后人,但无近亲关系。那时的守墓人,正是赵正广的岳父,已70余岁,家搬走后,守护古墓已有心无力。

  “守了五代的约定,总得有人继续信守。”赵正广说,当时他50多岁,为了给李氏后人一个交代,他主动从岳父手中接过“接力棒”,在墓边搭了简易棚,和妻子赵元珍住在里面。陪伴着古墓,住在荒地中,他们正式成为了第六代守墓人。

  自此以后,夜夜都担惊受怕,夫妇俩从一开始的煎熬到现在的平静。直到赑屃驮被挖出,他们的生活再起波澜。

  守墓多年

  20余次吓退盗墓贼

  赵正广说,李长乐墓俗称“谕葬坟”,“奉圣旨谕葬”是清朝对中兴功臣亡故后最为隆重的葬礼制。扬州原有四座“谕葬坟”,现仅剩李长乐墓一座。

  “我可能是扬州最后的民间守墓人了。”赵正广说,他的余生可能要一直和古墓陪伴。

  “这片区域属古墓保护区。”赵正广拿出了2008年文物局给市规划局的答复函,上面写着,“李长乐墓为我市重要名人墓葬,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物价值。”

  赵正广说,古墓周边3000平方米都属于保护区,为了更好保护古墓,这两个月他增设了围栏等设施。

  “小时候就和盗墓贼对峙过,正式接手守墓工作后,还是时常有人觊觎古墓。”赵正广说,从帮助族人守护古墓,到成为第六代守墓人,他至少遇到过20多次“盗墓贼”,每次都被他吓退。

  附近工地没开工前,周边一片荒芜。夜里,杂树林中常有群鸟惊飞,一有动静,赵正广夫妻就拎起棍子,并大声干咳,为了惊吓心怀不轨者,也是给自己壮胆。赵正广说,一般人在听到他们咳嗽后,会迅速离开,但有时对方人多,他守在屋里,对方呆在墓边,就这么静静对峙,时间长了,对方才悻悻离去。

  10多年来,夫妇俩住在简易棚里,为了打发时间,他们在周边种菜、养鸡,还专门养了一只狗帮忙看守。

  有心无力

  找不到人继续守护古墓

  有一年,经常有人出现在墓园周边。赵正广隐隐意识到,杂树和深草给不法分子提供了天然的“屏障”。即便他们住在附近,古墓仍难免被盗挖。

  果不其然,2008年3月的一天,赵正广拎着一个大草叉,像往常一样巡视古墓,他发现古墓北侧出现了两个大洞,足有两米多宽。“墓被盗了!”赵正广说,他当时都蒙了,于是赶紧报警。后来文物部门赶至勘查,发现地下1.2米深处为墓葬浇浆,没有被凿开的迹象。这也意味着,盗墓贼白忙活了一场。

  此后,赵正广就开始清除古墓周边的杂树和草丛,夫妇俩又将坟冢重新堆了土,前段时间,赵正广自费买来混凝土铺设了墓道,加固了围栏,又为古墓抹上水泥,这样古墓边一有点动静,他就能及时发觉。

  “前面5代守墓人都没失手,如果在我手上被盗的话,无法向李家人交代。”赵正广说,守护好古墓,就是他对家族百年前约定的最好交代。

  赵正广说,他今年已经64岁,妻子也60多岁了,随着年龄的增大,他们担心自己有心无力。

  “由子女来继续?不现实。”赵正广说,他和妻子决定守护古墓时,孩子曾反对过,后来才慢慢接受了他们的决定,更不要说由子女接力守护古墓。

  最大心愿

  给简易工棚接通水电

  阴冷的简易棚里,赵元珍喊了一句:“没水了!”赵正广拎着两个塑料桶就离开了。

  不一会,赵正广就拎着满满两桶水赶了回来。“没水没电,有的是蛇、蜈蚣。”赵正广说,简易棚的电是从附近工地接过来的,吃水也要从工地上拎,还好工地离得比较近。

  “明年6月附近工地就结束了,到时又没水没电用了。”赵正广说,到那时,他又要跑很远的小区去拎水吃。

  没水没电的日子,夏夜就像睡在蒸笼里,冬季寒风从简易棚吹进来,室内的水桶里结了厚厚的冰。夜间去巡视古墓,常有蛇虫出没,尤其是夏秋季节,每次巡视,常被蚊虫叮咬出十几个包。

  前年夏天,妻子中暑了,他曾找供电部门咨询,得知要将电接过来并安装好,预计要花3万多元钱。听到这个数字,赵正广不吭声了。

  “十多年来住在这里看守古墓,平时就种种菜,没多少收入。”赵正广说,3万多元对他来说可是一大笔钱。

  现在,赵正广和妻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明年他们能够继续用上电,生活能有所改善。

  “没有水,我可以去拎。没有电,天冷天热太难对付。”赵正广说。

  【新闻多一点】

  李长乐墓至今封土未动

  李长乐墓区里除了李长乐、王氏之外,另外只有几座姬妾的墓。时至今日,李长乐墓尚是封土未动,另几座姬妾的墓均深埋于地下。

  李长乐墓占地约10亩,墓地有砖土制墓墙包围,墓前有墓碑、石供桌和高约5米的三门牌坊,牌坊前是一条墓道,长约500米,宽4到5米,两旁栽有树木。墓道前是一座“神道碑”,本由三部分组成,上部为碑帽,中间为碑身,底部是青石制的赑屃驮(驮碑的大石龟)。碑石阴刻“皇清诏授李勤勇公神道碑”字样,当地人称“龟驮碑”。

来源:扬州网

更多

分类信息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