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首页新闻 播报心声办事教育房产旅游理财 电视栏目
当前位置首页->百姓播报->都市报道

89岁老兵这样留住“记忆”

百姓生活网www.yzcn.net 2020-10-22 11:07:08 编辑: 于竹青

“玩几盘活活脑子,还能记住以前的事。”今年89岁的仪征老兵薛野山,曾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在上甘岭战役中荣立三等功。

89岁老兵薛野山

“玩几盘活活脑子,还能记住以前的事。”今年89岁的仪征老兵薛野山,曾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在上甘岭战役中荣立三等功。

记者采访薛老时发现,玩手机游戏成了他的每日“功课”,原因就是不想忘却那段上甘岭战役的战斗经历。

参军不久奔赴朝鲜

修筑工事时可以看清敌舰

“1950年入伍,当时才19岁。”薛野山说,当时先到仪征十二圩集训,大家练习打背包、出操,一人训练打三发子弹、一颗手榴弹,通过体检、政审,由带兵干部带领大家从镇江坐小轮船过江,乘车去浙江嘉兴。

1951年1月的一天晚上,薛野山随着战友紧急行动,进入平时拉货物的绿皮罐车,一个车厢50个人,奔赴朝鲜战场。车子行驶几天几夜到达丹东,出发时大家都没有带棉衣棉鞋,当地居民接纳了他们,提供棉衣等物品。

“每个人随身携带的东西,不超过80斤。”薛野山说,命令下达后,他们意识到要上前线了,携带洋镐、铁锹等一些随时要用的工器具。当时最小的新兵是仪征16岁的陈永科,薛野山比他大不了几岁,出发前相互鼓劲。

他们赶至朝鲜元山港构筑工事防守,防范敌军登陆,晚上站在元山港的高地,可以清楚地看到敌人军舰,敌人通过探照灯可以看到志愿军防御工事,时不时就有炮弹飞过来,炸坏了工事,就继续抢修,非常危险。

一颗炸弹落在身边

还好是哑弹,他躲过一劫

1952年12月30日,元山港志愿军接到志愿军司令部指令:急行军赶到上甘岭。此时上甘岭上的战友经过多轮反复战斗,死伤惨重,有的班只剩一二个人。

薛野山所在部队赶去支援,白天躲在树林中行进防止敌机空袭,晚上跑步继续奔向战场。当时气温非常低,被汗水浸湿的鞋子要不停用锤子砸,才不至于冻上,跑步行军时出汗不敢停,一停下就会冻成冰。

“行军途中,遇到一些战友被冻成冰的站立人,如雕塑一般立在那里。”薛野山说,当时顾不及那么多,大家一心想早点赶至上甘岭投入战斗,只能默默地看一眼被冻住的战友,继续前行。

他们赶到时,敌我双方在上甘岭一带猛烈激战一场,战斗伤亡惨重,坑道人防外的山地全被轰得面目全非,上甘岭所在几户人家的小村庄被轰炸得什么都没有了。

薛野山说,最伤心的是抢运战友尸体,有的战友被炸得血肉模糊。战场上,他也遭遇了炮袭,几次被炸弹残片崩坏衣物,幸运的是人没怎么受伤。有一次一个炸弹飞来,就在身边不远,没想到是一颗哑弹,他又躲过一劫。

因为入伍前学了不少文化,薛野山被任命为排长,负责侦察、绘图、定位、瞄准等许多工作,他都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这种胶着的反复攻打一直持续到停战协定签署前,7月26日晚,上级告诉大家要停战了,12点后一律不准打,停战了大家心情好,可以出坑道透透气。

由于在上甘岭战役中的表现,薛野山被批准入党,荣立上甘岭战役三等功。

玩游戏减缓记忆衰退

他担心自己忘掉那些战友

“1955年10月回国,到唐山休整。”薛野山说,经人介绍,他与仪征铜山籍在唐山医院当护士的老乡结婚,育有一儿一女。1963年转业回仪征朴席供销社工作。1969年调到仪征商业总公司,后调到物资总公司当副组长,后来叫物资局,从副局长到局长,1992年1月份退休。

抗美援朝的残酷战斗,一直萦绕在薛野山的脑海中,他至今有一个未解之谜,当时被冻住的年轻战友是谁?虽然面目看得不是很清楚,冰封的身影却是他心中永远的丰碑。

“他会不会也是江苏的?他的家人后来知道吗?” 薛野山说,与牺牲的战友比起来,他是幸运的,无论何时都不能忘记那些牺牲的战友,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将战友的名字在脑海中过一遍,尤其是牺牲的战友。

岁月不饶人,几年前,薛野山开始有些忘事了,经常想不起以前的事,这令他很担心,担心忘掉了和战友在上甘岭生死战斗的点点滴滴。

“听人家说玩手机游戏能让脑子灵活,有助于记忆恢复。”薛野山说,他得知后就让家人买了手机和平板,每天在家里玩几盘,这一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手机游戏快玩成了“行家”,回忆战友和玩游戏,成了他现在生活的日常。

回首70年,老人有些哽咽,他说:“永远不能忘了战争的惨烈,不能忘记牺牲的战友……”

来源:扬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