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首页新闻 播报心声办事教育房产旅游理财分类信息 电视栏目
当前位置首页->百姓播报->都市报道

普哈丁墓记碑文作者是谁?

百姓生活网www.yzcn.net 2020-07-04 14:23:05 编辑: 于竹青

明清以来,几乎在所有的碑刻中,文末均会有落款,署上立碑者的姓名,然而,在扬州现存的碑刻之中,有一方却极为特别,这就是普哈丁墓园内的《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其落款处仅留下了“教中一分子”几个字。多年来,碑文作者是谁,一直无人知晓。

上:“味芝”,下:“臣守素印”

《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

正是这张照片揭开谜底

普哈丁墓园(资料图片)

明清以来,几乎在所有的碑刻中,文末均会有落款,署上立碑者的姓名,然而,在扬州现存的碑刻之中,有一方却极为特别,这就是普哈丁墓园内的《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其落款处仅留下了“教中一分子”几个字。多年来,碑文作者是谁,一直无人知晓。

日前,扬州市文物局文保处工作人员朱明松在整理扬州碑刻资料时,意外发现了“教中一分子”的真实身份,这位谦虚的碑文作者也得以让更多人了解。

谜团

仅留下两方钤印

碑文作者到底是何人?

《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位于普哈丁墓园内北廊亭东壁,在园内爱国主义教育展览馆东的亭内。亭内东壁、西壁分别有一方碑刻,西壁为《韩阿衡遇春碑铭》,东壁即为《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该碑又称《先贤历史记略碑》,碑文简要记述了先贤普哈丁传教事迹及墓园变迁情况。

不过,该碑的撰文者并未在落款处留下自己的姓名,而是写下了“光绪三十四年六月初旬,教中一分子谨序并书”。撰文者自谦为“教中一分子”,仅在文末附有“味芝”“臣守素印”两方篆印。

记者昨在现场看到,亭内的两方碑刻均已使用木框、玻璃进行保护,《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上的字迹以及碑文作者留在落款处的两方钤印仍十分清晰。

“普哈丁很有名望,大家都知道,但这方碑的作者到底是谁,单看钤印,完全不知从何找起。”朱明松介绍,在整理扬州碑刻资料时,由于苦苦寻该碑文作者而不得,曾一度想将其作为无名氏列入,直到在踏访碑刻遗存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一张照片。

解谜

相互印证

一张照片揭开了谜底

这是一张关于《马监清真寺古守素纪念碑》的照片。据了解,该碑原嵌于东关街马家巷34号清真寺院墙上,但上世纪70年代便丢失不见,仅留下了这张照片。碑文内容记述了民国时期该寺院一位董事的生平事迹。

马监清真寺系清康熙五十三年(1714)古元秉所建,原有门厅、牌坊、礼拜殿、照厅、水房、厢房、宿舍等数十间建筑,院内有银杏树、怀清井,现仅存门房、礼拜殿及宿舍等建筑,大殿后存银杏树两棵。

撰文立碑者对这位董事“忠”“实”的品格予以了极大肯定。尤为重要的是,碑文还对董事的生平作了详细的介绍,其中写道:“君姓古氏,讳守素,字味芝,仪征优廪贡生,家于扬有年……”

“守素”“味芝”……朱明松对于这四个字再熟悉不过,这就是《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钤印中的文字。通过对两方碑上碑文的对比,他发现,无论是从姓名、宗教信仰、品格等方面来看,《西域先贤普哈丁墓记碑》中的“教中一分子”应是古守素无疑,该碑文作者终于得以确认,此时,距最开始考证碑文作者,已经一年有余。记者了解到,这一发现已被收录在近日出版的《扬州碑刻辑考》一书中。

“这一发现不仅让我们知道了这块已经失踪的碑,还让我们了解了古守素这个人,更让我们知道了很多年以前是谁对这座清真寺进行了保护,以及普哈丁墓园内这方碑刻上碑文的作者。”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认为,这一发现对于充实扬州碑刻资料具有十分特别的意义,为研究扬州历史文化提供了珍贵历史资料。

古守素是谁?

曾任这个寺庙的董事

《马监清真寺古守素纪念碑》立于民国二十年。根据碑文资料记载,民国九年(1920),古守素任马监清真寺董事,“而日起有功”。

在其任董事期间,将寺内的殿宇、水房等进行修缮,对房屋有倾斜、损坏的,也进行了整理,使之焕然一新,碑文记载有“其间清宿,适葺殿宇,修治水房……”此后,古守素又为寺中添筑了暖房,寒冬腊月来洗澡的人都称赞其安排得周到。在修复因大火毁坏的房屋时,他又负责召集工匠、准备材料等诸多事宜,将募捐来的经费都花在了实处,“不使靡一钱”。“躬督之如家事,其贤劳若此”。

在古守素去世之后的第二年,为了纪念这位忠实的前辈,同教人为他立下了这块碑。遗憾的是,嵌于墙上的这块碑后来丢失不见,只留下一张照片。

来源:扬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