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首页新闻 播报心声办事图库教育房产旅游理财分类信息 电视栏目扬州棋牌
当前位置公共部分->百姓播报头条

破解扬镇共享单车“渡江之谜”

百姓生活网 www.yzcn.net 2019-01-12 14:21:19  编辑: zl

  市民骑共享单车出行

  近日,有市民向记者报料称,镇江和扬州之间的哈啰共享单车频繁“越界”,镇江市民频繁带着哈啰单车上镇扬汽渡,仅去年12月,就有1200多辆属地镇江的哈啰共享单车流失至扬州。

  共享单车常“偷渡”

  上月1200辆从镇江流到扬州

  据了解,哈啰共享单车于2017年5月进入扬州市场。2018年3月开始,哈啰与支付宝合作,推出全国免押金之后,用户激增。2018年5月后,哈啰单车进入镇江市场。此后,两个城市的哈啰单车正式开始互通。

  也正是自2018年5月开始,镇江的哈啰单车开始大量流入扬州,扬州也有少量单车流入镇江,两地的哈啰单车经常“失踪”。一追查,才发现失踪车辆已经被骑到对岸了。

  相比扬州籍车辆“偷渡”过江到镇江,镇江籍的车辆“偷渡”到扬州的数量更是多达几倍。根据哈啰单车最新数据显示,两个城市每天“交流”的车辆数量不同。镇江目前的车辆减少,但骑行量很大,每辆车日均使用达5次以上。镇江车流到扬州的比较多,日均20辆-30辆。而在夏季用车高峰,甚至达到50辆以上。扬州“流出”的车辆稍微少一些,入冬以来,日均10辆-15辆,夏天可达到30辆-50辆。刚刚过去的去年12月数据显示,从镇江累计流失至扬州的哈啰单车一个月达1200余辆。

  谁在带车跨城?

  大多是大学城学生和游客

  “由于扬州、镇江两个城市都是旅游城市,而且都有大学城,所以才有这种往来人流。”哈啰出行高级公关经理刘梅卿介绍,经大数据分析,将车辆“偷渡”的,多为大学城的学生和游客,尤其是旅游旺季,被“偷渡”的车辆更是翻番。

  扬大扬子津校区的大学生小陈透露,自己也曾骑过哈啰共享单车,经轮渡到镇江。“我此前主要是担心去镇江找不到车,镇江境内的车子确实少很多。”小陈还告诉记者,此外,还与带车子过江方便有关。

  小陈透露,带车过江是5元,可直接上轮渡,随上随走。如果不将共享单车带上轮渡,渡口附近又不允许停放,就需把车停放在较远的地方,然后步行到渡口。

  镇扬汽渡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经常看到两地市民带着共享单车通行,此前确实没有相关规定禁止携带,工作人员也不好阻拦。“渡口这边此前是没有共享单车停车位的,如果随意停放会影响车辆上汽渡的安全。”工作人员表示。

  为何不能跨城互通?

  “越界”后可能变成“幽灵车”

  既然同属哈啰单车,那两个城市的单车为何不能彼此互通?刘梅卿介绍,扬州的车子骑到镇江,镇江的车子到了扬州,从理论上来说,对于公司并没有什么损失。但为方便各个城市的针对性管理,每个城市的车辆编码都只存在这个城市的数据库里,其他城市的数据库并没存取相关数据。

  如果任其发展,就会出现这样一幕:扬州区域的运营打开后台,突然发现有10辆车并不在扬州。但这10辆车,镇江那边的运营是看不到的。如果扬州的运营不去主动干涉,那么,这10辆车可能就变成“幽灵车”,它可能依然在运营,但是没有人去维护、管养。

  “哈啰”联手汽渡“喊话”

  不要再带哈啰单车过轮渡啦

  近日,哈啰单车联合镇扬汽渡在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喊话,“不要再带共享单车上轮渡啦。”

  该通告吐槽了目前管理者针对“偷渡车”管理方面的头疼,通告显示,部分市民携带哈啰共享单车乘坐轮渡,此举导致镇江哈啰单车数量每日递减,去年12月从镇江累计流失至扬州的哈啰单车共计1200余辆。不仅影响了镇江市民的用车需求的满足,也加大了哈啰单车镇江工作团队工作量,工作人员需多次乘轮渡前往扬州收回属地为镇江的车辆。扬州亦有哈啰单车,市民可在当地选择用车,骑行体验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此外,管理方还公开喊话:如果不遵守规定,可能会涉及个人信用。“为保证广大市民的正常用车,让哈啰单车镇江工作团队的工作人员有更多精力用于车辆的调度和补充。‘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即日起请勿携带哈啰单车乘坐轮渡,携带至扬州将被扣超区费用,同时有可能被纳入共享单车失信名单,无法再享受相关服务。”

  破解管理难题

  渡口人工拦截+设停车点

  哈啰单车负责人表示,目前哈啰单车正在与镇扬汽渡洽谈更多合作模式,除了目前联合发布通告外,镇扬汽渡站工作人员协助对推车进站的用户实行人工拦截。

  堵不如疏。该负责人表示,双方将联合在镇扬汽渡两岸附近设置共享单车停车点作为接驳点位。此次发公告主要目的是提醒市民不得携带单车上轮渡,同时下轮渡后,用户可骑行单车作为接驳工具返回市区,将彻底破解渡口无车骑或者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难题。

  记者 陆康洁

  他山之石

  骑出运营范围

  不少地方要扣钱

  成都:启用“电子围栏”

  成都有部分共享单车推出“运营区电子围栏”,骑车超出运营范围,用户将被警告或扣款。相关单车企业负责人回应称,用户符合一定条件,将退还扣取的管理费。  

  郑州:试点“电子围栏”

  去年8月,郑州加大对共享单车的管理力度,前脚约谈共享单车企业,要求各企业在APP上标注可停放区和禁停区、试点“电子围栏”,后脚公开征求意见,首次明确企业和骑行人的各自职责。  

  沈阳:骑到二环外要扣钱

  去年底,沈阳的摩拜共享单车设置了运营范围:把沈阳二环外划为非运营区,骑到二环外将会扣管理费。

  天津:骑出运营区域将扣钱

  去年5月,天津的摩拜单车出新规:划定运营区域,骑出并停放运营范围外,将收取违停管理费。

  新闻延伸

  从野蛮生长到总量控制

  共享单车走向精细化管理

  自2017年8月开始,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成都济南等城市都禁止共享单车新增投放,共享单车企业之间的竞争从拼单车数量升级为比服务质量。记者从某共享单车企业获得的数据显示,已启动总量控制城市的车辆潮汐点淤积量普遍减少30%以上,同时街头单车乱停乱放、影响通行秩序等问题都有所改善。

  以北京市为例,早在2017年9月,北京市禁止新车投放,去年8月,北京市交通委公布了共享单车减量调控方案,单车总量已由2017年9月的235万辆下降至191万辆,下降近两成,未来这一总量仍有可能继续下降。

  从禁投令在一二线城市的实施情况来看,政府的管理手段并非所谓的“一刀切”,不少城市都允许企业在经过备案后进行老旧车置换。据了解,摩拜已先后在深圳、南京、上海进行车辆置换,解决因禁投所带来的用户用车不便和骑行体验问题。同时,政府也在不断尝试从体制机制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为行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北京、深圳等城市正在积极建设上千公里自行车道;深圳、上海等城市在推动共享单车行业立法;成都、南京等更多城市正在不断修改完善行业考核评价办法、准入与退出机制。

 

来源:扬州晚报

更多

分类信息推荐